聽著Tiësto,深深感覺到他是一個愛上黎明的DJ

 

第一次與Tiësto擦肩而過,還到倫敦沒多久。室友在隔壁開趴邀請,我一心念著廚房熬煮的台灣滷味,仍客氣地寒暄問他們放什麼音樂。所以那天,我坐在宿舍廚房裡,喝著他們遞給我的啤酒,窗縫透進來的空氣很冷,隔壁傳來的Tiësto幫我拼湊家鄉的記憶,砰ㄘ砰ㄘ就像思鄉發出的某種訊號。

 

第二次與Tiësto擦肩而過,拜訪荷蘭。那時玩了阿姆斯特丹、海牙、羊角村、甚至陪友人走一圈海尼根博物館,卻硬生生錯過了Tiësto。原來玩耍的那一年,他的分身住進了阿姆斯特丹蠟像館,遊客還可以在蠟像旁MIX他的音樂。人類真的很奇怪又很溫馨,想把活著的人時間靜止,永無止盡地佔有悼念。

 

為什麼Tiësto是個愛上黎明的DJ,除了他特別喜愛以「sunrise」作曲名,從沙灘及日出獲得創作靈感外,像我現在,再啟動一次Elements of Life,手邊處理著昨日睡不著或作著惡夢的瑣碎雜事,終於好激動好激動而眼眶濕潤。像在隧道中走著,看到閃動的微弱亮光會打從心底吶喊「得救了」,卻同時感到渺小。總覺得他和我併肩而行,卻可以搶先一步喚醒太陽,實在不公平。

 

我想這就是為什麼,明明沒有特別追尋,但偶爾聽到仍會感到內心細微的部分被震碎,自己老企盼著黎明的天際,卻總是體力不支敗戰於眼前的黑暗。他與Jónsi合作的那首新曲,前方平寂地數著一、二、三、四「穿越萬花筒吧!」正當自己不大知道要穿越什麼而感到膽怯,剛好後面一陣急行,跳舞的時間到了!原來萬花筒只是在提醒我要記得擁抱,就算周遭已是了無新意的生活,但這正是相遇的恰好時機,誰能不被這樣的呼喊與吟唱感動?意識再脆弱,碎碎的色片也將挽救我。

 

那部在講伊比薩小島電音的電影,一開頭不就是「不要禱告,只要跳舞」?Tiësto再次像幻影出現一小片段,而就這麼剛好,年前逛了海尼根博物館錯過了「假Tiësto,五年後在台灣,竟在長期致力於世界級音樂表演的海尼根贊助下,讓Tiësto本尊飛過來了,今年1210日在台北南港101,讓我們零距離就能在他的電音國度體驗目眩神迷,感受強力節拍電擊心跳的震撼。

 

我更加確信世上的每一次擦肩而過,都是在鋪陳下一次的相遇我想今年,就算走在人生十字路口也沒什麼好遲疑,我們至少可以在萬花筒相見。重複喝著幾年前倫敦的那瓶啤酒,充滿著虛線感,假裝在阿姆斯特丹逛蠟像比對舞台上真人,好像Tiësto的節奏在一個平行宇宙持續進行,映照出的音符夢境成就了這一邊的現實,精準地引領我們迎接未來的破曉。

 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Natacha

電影企畫。想和涼宮春日一樣帥氣(但還在學習),不管結果好壞,就是不想過煩悶的生活。

ties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